当前位置:主页 > www.2300444.com >
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发布日期:2019-10-30 11:47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喜欢东北,到了那里也不急于游山玩水或往景点跑,最爱的是跟着朋友去串门。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喜欢东北的人多过东北的风景。东北人很有趣,豪放,耿直,亲切,最爱请人喝酒。家里来了客人,东北人必定会给你做饭,然后把所有的亲戚都叫来,吃啊喝啊聊啊,热闹得不得了。东北话,基本是普通话,所以言语上没隔阂,从三岁小儿到八九十岁老人家说的话我都听得懂,我说的他们也明白。

  东北人大概是性情豪迈吧,就是喜欢爷啊叔啊,哥啊弟啊,姑啊姨啊,姐啊妹啊地喊,说话不但词汇丰富,而且词组生动,“惯用语”也确实不少。半天下来,我也学会了些:生意做垮了,叫“黄了”;拇指与食指扣在一起,“欧了”,是没问题、OK的意思。

  我说“烦死了”,他们则说“愁死我了”;我说“拿来看看”,他们说“我瞅瞅”;我说“我们聊哪天”,他们说“我跟你唠唠”;我说“沉默寡言”,他们说“半天不吱声”。语气上没什么不同,但就是觉得很新鲜,使我想起韩少功的《马桥词典》。那是一部关于语言的书,序文中有提到,词语都有一定的流行范围。韩少功的意思是:语言是人学,语言与事实的复杂关系,语言与生命的复杂关系,一次次成为重新困惑人们的时代难题。作家的深谋远虑兴许就成了他的负担,而我,只是简简单单的平常心情罢了。语言不就是沟通吗,懂得多少是多少,一旦抓到意思,那可就觉得更加有趣而惊喜了。

  东北人那一家亲式的称呼,还会加上个“我”字,哪怕只小我一两岁的,也称我为姐。“今年多大啦”是不断被问到的。在这里,年龄不是秘密。自此以后,凡是提到我时,就必定加个“我”,例如“我姐她说啊”,例如“我妹其实无所谓”,等等。总而言之,他们都会按年龄辈分来称呼,于是,姑啊姨啊姐啊妹啊都有我的份,我跟谁都成了亲戚。

  话说那天跟朋友到红星农场去玩,这“玩”是要住上两三天的。这农场隶属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北安分局,地处小兴安岭南。农场始建于1947年,原是由黑龙江省军区供给部组织战士开荒,主要种植蔬菜和军用药材。1952年改为国营机械农场。如今机械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是一个具有进出口经营权的大型农场。朋友的表弟曾是此间环保局的主任,响应领导层年轻化政策,五十岁刚过就提早退休了。他退休后每天天未亮就到自己的园地种树,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种了几百棵树苗。我站在那里看他种树,心中浮起那句“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老话。他那股热乎劲该是对生活所抱的态度吧。

  他家是典型的农村平房,前院后院柳树叶随风舞,屋前芍药、蔷薇开得正好。厨房、客厅、睡房相连相通地排成一列,大大的明亮玻璃窗,窗台上摆着几盆花,有君子兰、海棠、月菊等。这种房子的特色是阳光充足,一年四季都是亮晃晃的,所以窗台上的花长得特别好。屋的前院有很大一片的活动空间,男人在那里喝酒吃茶摆龙门阵,女人摆张小木头凳便可以洗衣服做针线活,小朋友可以嬉耍玩闹……屋旁有菜地,种菜种瓜也种豆。我们在客厅里喝茶,听到厨房里有很多女人在说话、嬉笑,还有切菜、剁肉、菜下热锅爆炒的声音,那是一种七手八脚分工合作的欢腾……也就可想而知那饭菜是何等的丰盛……

  饭后午休,是很多中国人的习惯。我躺在没有生火的炕上,正好面对着一大片玻璃窗,窗上树影随风摆动,配合着夏日草丛中唧唧的虫声,那是诗的意境也是画的布局,而这一窗幽幽摆动的绿荫摇影,也就成了我幽篁梦中绝妙的风景。1928年的张裕金星高月白兰地现身上海滩www.kj111c.com

上一篇:鼠尾草属
下一篇:投资在的中餐行业东北人家餐饮品牌项目这个东北人家餐饮的市场好

主页 |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 满堂红高手之家 | www.2300444.com | 4455444com免费
Power by DedeCms